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正文

疫情大考下,青年创业者这样自救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看看新闻网 时间:2020-04-12

  企业停工、店铺关门,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不少行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这对尚未稳固根基的青年创业者来说,无疑是一场“生死劫”。

  不堪房租、工资的重负,青年创业者中有人黯然离场,也有人积极自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疫情大考之下,许多青年创业者沉着应对,算清楚每一笔账,及时给创业项目打紧“止血绷带”。即便可能要承受一定的经济损失,他们依然保有初心与情怀,不逃避、不放弃,用责任与担当交出答卷。

  “日更”创业账本开源节流

  疫情当前,初创企业普遍面临“现金荒”“用工荒”“原料荒”“物流荒”等压力。多地出台政策帮扶青年创业者:浙江省推出50亿元青年防疫专项信贷,上海市建立30亿元专项融资渠道,内蒙古设立5亿元优惠利率融资额度……

  在期待政策扶持的同时,26岁的常院飞也在想办法积极自救。今年1月12日,工作两年的常院飞积攒了一笔资金,在广东佛山一家美食广场里开了饺子馆。自开业以来,饺子馆每日营业额在1800元到2000元之间,并随着口碑积累,日渐红火。

  不料,疫情全面暴发,整个美食广场的饭店陆续关门,有的还贴出了“出租转让”的告示。常院飞不愿一走了之,一是因为前期投入的成本还未收回,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花了一个多月时间精心选址的饺子馆,营业额正在攀升,今后肯定能盈利。

  常院飞并非盲目自信,实际上他早已摸清楚了自己的创业账本,“只要有进账,店就能开下去。”每晚闭店,常院飞都会记账、算账。他计算尽管营业额减少了三分之二,但是店里有他和父亲维持,没有人工成本。加之美食广场响应号召,将房租减半。目前每天五六百元的流水,基本能覆盖各项支出。

  按照防疫要求,饺子馆只做外带和外卖。店里椅子倒扣在桌子上,饺子馆门外却支着一张桌子和几个板凳,常院飞解释说,很多餐馆不开门、也不允许堂食,社区志愿者、城管等工作人员没地方吃饭,他就在外面摆了一张桌子,每次只能坐一个人、用一次性餐具,“方便他们吃口热乎饭”。

  其他饭店不营业,让常院飞收获不少回头客,店内的经营状况也逐步好转。最近,伴随复工复产,常院飞谋划起了下一步,他计划一如既往做好店内清洁、消毒工作,倡导外带;同时,聘请专业厨师丰富菜品、更新菜单,进一步增加晚间营业额,提高客单价。

  与常院飞的做法不同,在小餐饮连锁业摸爬滚打多年的王成科则选择及时止损。每家店平均月租金1.5万元,每家店约有4位员工,每位员工工资2000元。2月20日这天,王成科计算损失已经上百万元,他立刻决定关停全国50多家“贞丰一品”连锁餐饮店,只留下贵阳、宁波、上海等地几家位置重要、可以营业的门店。

  在王成科眼里,放弃自己注入心血的事业并不意味着停滞不前。相反,被困在老家贵州黔西南州兴义市七舍镇的日子,他嗅到了新的机会,尝试转“危”为“机”。

  这次,王成科把目光锁定“共享员工”。他发现,受疫情影响,湖北的工厂难以复工,堆积了一些未完成的外贸订单。但在劳务输出大省贵州,很多曾外出打工的人员还滞留在老家。包括自己关停的餐饮店里,也有几十位管理人员处于闲居状态,“通过培训,这些人很快就能上岗”。

  经过市场、人员、资金等一系列考量后,外贸订单稳定、手工艺品对技术要求低,王成科决定做手工艺品的出口外销。选址、建厂、培训人员,仅仅一个多月时间,王成科改造废弃建筑为加工厂,带动家乡上百人就业,签订了上千万美元的订单。

  大部分生产利润归村集体和工人所有,只留下很少一部分用作日常管理费用。此次的创业账本,王成科把社会效益摆在了经济利益之前,他坦言,疫情带给他很多的触动与思考,他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创业方向,“希望能为家乡发展做些贡献”。

  用担当化解疫情影响

  春节期间,因受到疫情影响,不少出行者取消了出游行程。“出走世界义工旅行平台”(以下简称“出走世界”)组织的20余个项目也被迫取消。面临资金困境,95后的创始人王宇豪选择用诚信与担当“扛下”高达数百万元的退款损失。

  在1月22日,“出走世界”发布的相关公告中,王宇豪表示,所有原计划从湖北出发前往各地参加项目的志愿者可以申请全额退款。3天后,他又向尚未出行的近千名参与者提出无损失延期或退款的方案,并作出“最大程度保证每一位客户的利益不受损失”的承诺。

  “拿出比平时忙上10倍的劲头”,王宇豪与20余名员工进入高度紧张状态,第一时间找出40多名在武汉上学、户籍在武汉,以及计划从武汉出发的参与者信息,与他们进行紧急沟通。同时向各个国家的工作人员说明情况,结合不同项目、不同住宿形式,做出应急预案。

  针对部分境外酒店和境外航空公司没有响应内地政策,已支付的费用境外方面存在不可退款或仅部分退款的情况,王宇豪和公司工作人员加班加点,打电话与境外沟通,为参与者争取更高比例的退款,尽量减少变更带来的损失。“春节当天,都是在一个接一个的越洋电话中度过的。”王宇豪说。

  每位受到损失的客户收到了“出走世界”发送的10多页的文件,写清楚了每一项费用支出,附录当前退改政策的官方凭证,并将英文文件逐句翻译。有时,一些项目成本涉及商业机密,王宇豪也如实坦白。

  “很多客户至少要沟通五六次,花费三四个小时。”经过协商,仍有少数客单价较高的客户不太满意。王宇豪决定,通过贴补的形式,尽可能地承担项目中境外方面不可退回的费用。

  与此同时,一些“自救”方案也在进行。据王宇豪介绍,疫情期间,“出走世界”尝试开辟了新的业务线,通过线上公益课程、打卡群、读书群等形式,搭建大学生社群,增加用户黏性,拓展市场。王宇豪还对公司产品进行了调整,以期在暑假期间,推出一些内地城市的旅游项目。

  此外,王宇豪和公司的小伙伴一起在抖音、B站等平台,采用新的方式和手段进行宣传推广。王宇豪坦言,目前新增粉丝总量不算太多,但在平稳增长,B站上的直播分享课程有近5000人同时在线观看,让一些潜在的客户群体对“出走世界”的品牌有了一定认知。

  这分诚信与担当打动了很多人,一些境外的合作伙伴也做出暖心之举,给身在疫区的参与者发送了慰问信,让原本的合作关系也更加牢固。王宇豪坚信,疫情期间的退款承诺,复盘后作出的调整和升级,终将在疫情结束后被客户认可迎来回报。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对多数的青年创业者而言,剥离疫情的外在影响,这场考验,实际上是一场“坚守”与“投降”的自我较量。对此,创业不足一年的马凯祥感同身受。

栏目分类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对您的作品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qingfengjiaju.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